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雄子花园

快乐在劳作当中 幸福在自己心里

 
 
 

日志

 
 
关于我

雄子 本名王昌雄。青海平安县人。 爱好旅游、摄影、书法,曾经在《青海日报》《群众艺术》等省内外报刊发表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多种形式的文学作品300多篇(首),发表艺术摄影作品100余幅。合编散文集《油菜花飘香的地方》《平安风貌》等。曾先后分别获得全国及省地县各级文学、书法、摄影等奖项30余次。QQ365520650 邮箱wchx6705@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图文】 刘启尧:唤醒河湟古乐清音的人  

2013-04-20 11:45:12|  分类: 生命光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昌雄

 

 

和刘启尧这个精神矍铄且健谈的现年66岁的老人真正的交流应该是两次,是两个满满的下午。一次在平安县文联小小的办公室里,他用他的经历叙述让我惊讶无比、顿生好奇;时隔月余的第二次,是在他的弥漫秋香的家里他用自己的大量文稿展示和河湟古乐器复制成果演示让我感动无比,并产生深深的敬意。

 

【原创图文】 刘启尧:唤醒河湟古乐清音的人 - 雄子 - 雄子言语

 

刘启尧先生在演示他复制的玉制编磬

 

 

刘启尧先生是原平安县文化馆馆长,也是中国民俗学会会员、青海省音乐家协会理事、青海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几十年间,他把足迹留在了青海东部的大片土地上,在抢救、搜集、整理高原民族民间艺术的基础上,尤其致力于青海省民间文化遗产——河湟古乐器的发掘研究复制工作,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绩。他的部分事迹曾经被《中国文化报》《文汇报》、香港《大公报》、澳大利亚《华侨日报》等媒体报道过。

我们的话题是从刘启尧先生“河湟古乐器系列”项目成果说起的,这个由藏族鹰骨笛启发下开展研究的庞大项目的成果中,凝聚着刘启尧先生近30年的心血。

1985年7月,一个偶然的机会,当时在湟中县文化馆工作的刘启尧先生在贵德、尖扎交界地带的黄河松巴峡一代,意外发现了一支藏族乐器——鹰骨笛。这种骨笛的骨管上锲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形如甲骨文的四、五、六、七、田或九。用骨造笛,此前他闻所未闻,但作为一个具有音乐天赋、已经对音乐颇有研究的文化工作者,他敏感意识到这个发现的重要性,他认为流传在青海藏族民间的这种鹰骨笛是活着的中国古笛属种之一,非常值得研究。这个意外发现,对他后来人生的轨迹的走向影响重大。

1986年,刘启尧做了人生一个重要的决定,在湟中县文化馆工作的他,目睹建县不久的故乡平安县在非物质文化挖掘方面的空白,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别的县有的文化内容,为什么我们自己的县没有呢?便主动要求从湟中县调回平安县开始搞这方面的工作。当时,国家艺术科学重点研究项目——民族民间文艺十大《集成》(志)书的搜集、整理、编纂工作刚刚在基层文化馆开展,他随即成为完成这项重要任务的执行者。这项工作最基本的要求是要从音、谱、图、文、像几个方面着手工作,需要广泛搜集多方验证,工作量非常大。他便身背几十斤重的采录设备,走遍了青海东部的村村落落和田间地头。这个过程中,他又陆续收集到一些鹰骨笛和铁笛、铜笛、红铜口弦等河湟古乐器。在做国家艺术科学重点研究项目工作的同时,他对藏族鹰骨笛等河湟古代乐器的研究也正式开始了。在回忆这段时间完成正式工作任务和个人研究项目交叉进行的情况时,刘先生面色凝重地说:有些民间文化早一天发掘也许它会是人类的遗产,而只迟了一天也许就会成为永远的遗失。作为一个文化工作者,感觉总有一种文化良知在逼迫自己,感觉国家把任务交给自己,自己就有一种责任;至于个人开展对鹰骨笛等的研究工作,只是感觉这些河湟古代乐器被做文化工作的我发现,本身就是命运交给我的一个应该完成的任务。这些目前还活着的民间文化如果遗失了,我连提供了骨笛的藏民也对付不起。

经过几年的艰苦努力,他先后参与整理、编审和出版的《中国民间歌曲集成·青海卷》,《中国民族民间器乐曲集成·青海卷》,民间歌曲及民间曲艺、民间故事、民间谚语等《集成》的平安县卷等资料达百万字。他由此在1988年获得国家文化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全国艺术规划领导小组等部门的联合表彰。与此同时,他还收集了大量珍贵的民间歌谣、小调、灯影、眉户、戏曲、口弦等方面的资料,受到省文化厅、省文联的表彰。而他坚持不懈进行着的河湟古乐器的研究也有了很大的突破,他在里面找到了人生的极大乐趣。

藏族鹰骨笛上那些符号使刘启尧先生困惑不已,为了解开谜底,他一头钻进史书典籍当中,开始在古代文献里搜寻答案。他逐字逐句阅读相关史书典籍的篇章段落,悉心领会其中的哲理和奥秘,加以不懈地实践验证,终于有了比较理想的收获。史料证明,在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中,乐律是其中的精髓部分。王者兴,六律备。他还渐渐发现历代王者对乐律格外重视,关于乐律和度量衡的论述记载系统地、有数据地贯穿在我国历朝历代的史书典籍当中,从《尚书》到《清史稿》,都无遗漏。在古代,乐律不仅仅是造乐的依据,还与度量衡互为对应,规范着人们的日常生活。

《新唐书·礼乐》概述乐律和度量衡之间关系非常精辟:“声无形而乐有器。古之作乐者,知夫器之必有弊,而声不可以言传,惧夫器失而声遂亡也,乃多为之法以着之。故始求声者以律,而造律者以黍。自一黍之广,积而为分、寸;一黍之多,积而为龠、合;一黍之重,积而为铢、两。此造律之本也。故为之长短之法,而着之于度;为之多少之法,而着之于量;为之轻重之法,而着之于权衡。是三物者,亦必有时而弊,则又总其法而着之于数。使其分寸、龠合、铢两皆起于黄钟,然后律、度、量、衡相用为表里,使得律者可以制度、量、衡,因度、量、衡亦可以制律。不幸而皆亡,则推其法数而制之,用其长短、多少、轻重以相参考。四者既同,而声必至,声至而后乐可作矣。夫物用于有形而必弊,声藏于无形而不竭,以有数之法求无形之声,其法具存。无作则已,苟有作者,虽去圣人于千万岁后,无不得焉。” 刘启尧先生对此颇有心得,他验证乐律所用的正是“推其法数而制之,用其长短、多少、轻重以相参考”的方法。根据史书记载,黄钟律管容黍1200粒,他起初用平安当地产的糜子做实验,结果容黍1600粒,与史书记载相去甚远。为了找到理想的黍种,2004年起,他到陕西黄陵仓村、延安县宝塔区桥儿沟等地寻找黍种。但找来的黍种经过实验测定,在色别、大小上与文献记述有些出入。2008年,他从《明史-乐志》中“诏取山西长子县羊头山黍,大小中三等各五斗,以备候气定律”的记载中受到启发,前往山西寻黍,并且从山西代县雁门关南口、长子县丹朱镇、高平市神农镇羊头山等地找到了秬黍和杂黍种。2009年,他精心种植了8种黍,有7种完全符合文献要求。曾经在制药厂化验室工作的经历养成了他严谨细致的工作习惯,他深知实验数据如果不精确,便会“失之毫厘,谬之千里”,因此,一个实验他要反复去做,有的数据精确到小数点后10位。

【原创图文】 刘启尧:唤醒河湟古乐清音的人 - 雄子 - 雄子言语

刘启尧先生在玉石上自刻的“河湟古乐 金声玉振”

 

民间有“鸟叫动心弦,风吹听哨音,望着山鹰跳舞姿”的俗语。在学习到的乐律理论的支撑下,他反复验证数据,做起了“找来芦根实验哨音,和起泥巴烧编钟,挖出石头磨玉笛,种出糜子量音准”的实验。没有先进的制器工具,就拿常用的木工锯、木锉、铁丝、砂纸和自制的手碾钻等简陋工具,体验古人手工制器的方法。万事开头难,虽然他的试验也是依据有关史料记载进行的,但由于心急,技术不高,按他的话说,开头那些年,材料和劳动力浪费达到80%以上。一件玉器磨了几个月,一不小心给弄断了,只换来一声“唉吆!”的事情,发生过不少。功夫终不负有心人,经过无数次的试验,一件件河湟古乐器终于在他的手下复制成功了。这些古乐器里包括埙、陶笛、笳管、玉笛、玉琯、排箫(芦制、玉制)、磬、编磬等乐器。其中就有青海历史上第一套玉制编磬。2004年10月由他主持组成的河湟古乐队,首次在西宁体育馆汇报演出中亮相,在历史的烟尘中已经沉睡许久的河湟古乐清音重新在大厅里响起的时候,刘启尧和他的许多音乐同行们眼里噙满了激动的泪水。这项成果在业内产生巨大反响,后来参加了中国西部第一届民族文化博览会。而其中在长久实践的基础上写出的《青海藏族鹰骨笛》《追寻笳管的踪迹》《西王母白玉琯》《河湟泥哇呜儿与古埙》《河湟古乐—磬与编磬》《黄帝数律度量衡》等9篇相关论文的合集获本次博览会“民族论文全国金奖”,引起了文化界广泛关注。二00七年三月他被青海省文化厅聘请为青海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评审专家。

为了更细致体会历史文化精髓,也为了给更多的研究者提供便利,刘启尧先生从《虞书-舜典》到《史记-乐书》等典籍中摘录“中国历代史书典籍述律吕”内容,并用小楷把这些有关乐律的记载誊写在宣纸上,装裱成共30卷,36万字,371米的长卷。这个工作在2009年完成,前后用了整整6年时间。6年中,他夏天做实验,冬天写长卷,苦乐在其中。在逐字逐句的抄写过程中,他在中国的古文字和传统文化内涵理解上获益不浅。他说:“古人聆音察理,鉴貌辨色。传统文化的精微深妙,我有了切身的体会。”

传统的书法艺术作品,要加盖作者楹首落款书画图章,他在书写长卷的时候,还自行创作、镌刻了篆文印章,加盖在长卷上,使作品充满古文化的芬芳。从他使用过的图章的内容看,像“弘扬中华民族古文化” “谋求中华民族大复兴” “和谐社会” “感悟和谐”等也表达着一个文化人发自内心的迫切愿望。

“成功的花, 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 然而当初她的芽儿, 浸透了奋斗的泪泉, 洒遍了牺牲的血雨”冰心的诗句的确解释了一个真理,在刘启尧先生的这些成果里,也确实浸满了他难以言尽的辛酸苦辣。刘启尧先生现为中学语文教师的女儿刘维婷女士的回忆文章中有这样一段关于他那段生活的记述:我常常在一个时期天天在家里见父亲默默无言、伏案疾书到凌晨的情形。旧式的录音机一遍遍手工倒换,一回回去悉心审听录音带上民间艺人唱曲唱词来力描其微。一个小节再一个小节,一曲再一个曲子。没有人能了解那些桌案上的手写稿及后来的版印稿上,到底曾花用了他多少的心血多少心力-----而更难忘的,研究复制古乐器那段时间也是父亲家庭生活中最艰难的时期,那时候我母亲重病缠身------被专家们给予充分肯定的那些工整可鉴的一摞摞的手稿中的好一部分就是父亲陪护母亲最后日子是完成的。而手稿最后的审定时竟是父亲和母亲最后的永诀时。那些手稿无意中成了父亲一程程送离人的永恒的纪念------

这样的文字背后便是听到会令人动容的真真切切的事实。

 

【原创图文】 刘启尧:唤醒河湟古乐清音的人 - 雄子 - 雄子言语

刘启尧先生的部分文稿

 

关于那段生活,刘启尧先生也坦言:过去的很多事情真的不堪回首,现在想来,也许那些就是一个普通人干一点事情都必须付出的代价吧。他还谈起因搞研究不能按时到单位办公室坐班而被部分同事误解的事情,他微笑着说:那时候,我除了走乡串户寻找民间文艺线索,求证一些推测,就是在家里用石头磨制乐器。了解这项工作的人都知道,我的工作是不可能仅仅在办公室里完成。他还饶有兴趣地谈起一件趣事:2009年,为了研究古乐器,在家里磨制石头乐器,三个月的时间,在家里小小的空间走来走去,居然把一双新鞋的鞋底磨穿了。木工、泥瓦工的活儿全干了。大概因为太投入了,磨的时候,曾经把自己的小指磨破,居然没有发现。那时候的状态应该就是所谓的痴迷吧,就好像为了那种成就感,好些事情都顾不上,但那种劳动中的享受,真的妙不可言!

也许正是有了细致投入的工作过程,刘先生说起自己的《青海藏族鹰骨笛》等文稿及复制出的河湟古乐器时,表现得异常自信:我们做事情,要“上对得起祖宗,下对得起子孙” ,要能面对全世界的专家,要经得起时代和历史的检验。他自始至终的努力目标,是要让河湟古乐清音从沉睡中醒来,在河湟新时代的旋律中焕发出新的光彩。而如今,因为专注于研究项目而失去了很多的他,另一方面丰厚的成果也足以让他感到欣慰。 按照北师大一位研究生评价他的话说:刘先生对河湟文化的贡献无法估量,而只有耐得住寂寞的人才能搞出这样的成就。

【原创图文】 刘启尧:唤醒河湟古乐清音的人 - 雄子 - 雄子言语

刘启尧先生的部分荣誉证书

 

他也曾经自作《鹰笛颂》诗歌一首,表达了自己的欣慰感受:

 

 

黄河漫漫归海流,纳入山泉知几多;

松巴风浪动天地,鹰搏悬崖啸荡谷;

女娲口簧藏家留,羌人骨笛几度秋;

华夏灿烂文明史,不尽乐章黔黎奏。

 

 

注:本文节选已经在《海东时报》发表,相关链接:

                   http://epaper.tibet3.com/xhnmb/html/2013-04/20/content_1168199.htm

全文将在即将创刊的文化季刊《平安》发表

 

 

~~~~~~~~~~~~~~~~~~~~~~~   

   点击查看: 雄子的驴踪色影  

 ~~~~~~~~~~~~~~~~~~~~~~~


 

  评论这张
 
阅读(36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